众创空间的崛起与西方国家的区别

众创空间的崛起与西方国家的区别

与西方国家不同的是,我国众创空间的崛起不仅仅是政策信号的释放,更大的意义在于引发了全民对创业的关注和讨论,带来一次创新创业文化的洗礼,点燃了人人都可以创新创业的希望之火。

创业创新有望释放新一轮改革红利,焕发竞争新优势。在改革开放背景下,人口基数大、低廉劳动力优势创造了第一轮人口红利:在众创时代,放松管制,营造环境,释放民智民力,鼓励围绕各领域的创新创业,可创造新型人口红利。

目前,政府对医疗、教育等领域的控制依然很强,未能完全向市场开放,大量民营资本很难进入。通过创业发展,有望覆这些领城的运作逻辑和管理模式,为大众生活带来更实在的福社。在教育领域,可大力鼓励在线教育模式,推动知识全球化的“慕课”运动;在医疗领域,推动公立医院的平台化发展,医疗人员成为独立个体与团队,实现自主经营;在静脉产业领域,充分调动公众积极性,使废弃物处理成为新的创业和投资领域。

联合办公培育形成大量瞪羚、独角兽,引发了爆发式增长。众创空间使得很多“创意和想法”有了试错的机会,极大增加了创业的数量,提高了高质量瞪羚出现的可能性。上海联合办公出租完全市场化的选择和淘汰机制,使资源得以快速流动和循环,促使包括人才、技术、资本等在内的优质资源流向高质量瞪羚企业,在成熟商业模式和技术路线下进一步成长为独角兽企业,最终将推动原创新兴产业崛起,带来国家经济的大繁荣。